您好!欢迎访问bet356联盟_bet356体育投注在线app_bet356怎么存钱官网!

首页 >> 党团建设 >> 急救风采 >> 正文

120--使命开始的地方

作者:嘉兴市第一医院全科医学科 周云题?? 时间:2019-08-08?? 来源:本站

炎炎夏日,一转眼我即将结束本阶段的院前急救工作,对于一名常年工作在门诊和病房的全科医生,这段经历在我的行医生涯中显得格外特殊,因为它是患者首先接触医务人员的地方,也是我们作为一名医生,使命开始的地方。

如果说120最特殊的地方,我想大概是我们工作场所的改变——救护车,有别于门诊诊间及病房办公室固定的工作环境,救护车在急促的警报声中,行驶在嘉兴的大街小巷,也是我们作为一名120医生的主战场。4个月前,当医务科通知我前往急救中心工作时,说实话,我还是心里忐忑起来,晕车的我,是否能胜任这份工作,应该怎样和患者及家属沟通交流,怎样最好的为患者选择就诊医院,怎样和我的搭档——120司机师傅共事,都是我必须要考虑的地方。

我仍然记得4个月前我的第一趟出车任务,当时天气刚刚转暖,有一位老年男性晕倒在王店的泰石公墓,我和司机涂师傅紧急出车。涂师傅是一名真正的老司机,他对于王店镇的大街小巷都了然于胸;而我,则在路上忐忑起来。病人晕倒的原因是什么?有没有生命危险?是就近送王店人民医院还是选择路程更远的嘉兴上级医院?怎么和患者家属有效的沟通?短短的数分钟后我们已经到达了现场;涂师傅看出了我作为菜鸟的焦虑,向我暗示,有问题可以和他商量。我长舒一口气,和师傅推着急救担架在公墓找到了患者,这时患者已经苏醒,向患者家属简单了解病情。原来患者是桐乡人,有尿毒症,常年透析治疗,这次来公墓,不知是情绪激动还是出汗较多,患者出现了晕厥,大概数分钟后苏醒。查看患者生命体征平稳后建议患者家属前往嘉兴上级医院,家属同意后我和师傅将患者抬上车,从王店去往嘉兴,大概有20分钟的车程;师傅车技娴熟,而我在路上则对患者进行了生命体征的监测。患者生命体征平稳,血糖正常,安慰了患者和家属,我们也到达了医院,将患者交接给嘉兴市第一医院抢救室。在返程的途中,我强装镇定,师傅则对我讲:“我们两个人搭班,有问题一定要两个人商量,你有问题可以问我,我需要帮助也会第一时间求助你,只有这样,我们这份工作才能做好,病人才能得到第一时间的救治。”我点了点头,新的工作模式,新的工作环境,新的工作搭档,就在我们返程的春风中开始了。

由于工作的性质,我和司机师傅需要待命24小时,因为担心耽误出车时间,我和师傅可以说是形影不离。吃饭一起吃,下楼去走一走也和对方提前报备,睡觉的时候我和涂师傅也经常仅仅脱去外套,穿着袜子睡觉。“能快一点就快一点,谁知道下个病人重不重”,这是涂师傅给出的回答。4个月里,有凌晨踏着月光,我和师傅四处张望着寻找患者,也有骄阳似火的中午,我们拉着中暑的患者一路奔驰,4个月里,我们不仅是工作上的拍档,也成为对方的朋友。

由于工作站点的原因,我和涂师傅经常需要长途转运患者,时间一般在夜间,因为这类患者往往病情重,时间紧,转运的途中随时可能病情加重,甚至危及患者生命,在这转运的2个小时里,我们几乎绷紧了每一根神经。要说最怕的,我想可能是主动脉夹层的患者,因为夹层随时可能破裂,一旦破裂,不可能给我们救治时间,而且是在转运的高速公路上,如果出了问题,应该怎么办,患者家属能不能理解,上级医院能不能顺利接收,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。救护车的每一次颠簸,都伴随着我一阵急促地心跳。而且在我们的救护车上,设备肯定是不如医院里齐全,救护车上最常用的就是心电监护、吸氧等设备。那么有没有其他方式能帮助到患者呢?后来的工作中我发现,仔细的询问患者的基本信息,发病过程,哪怕是患者家里人的信息,都会一定程度的缓解病人焦虑的情绪,我想,这也是治疗的一部分吧。上个月我和师傅接到任务,送一名车祸患者去荣军医院,患者下肢开放性骨折,疼痛难忍,除了下肢支具固定外,在转运途中,我不能帮助患者解除痛苦,而这时患者儿子也很焦虑和担心。我想我能怎样帮助患者,这时患者一直大喊:“我完了,我以后不能走路了”。这时,我大声的告诉患者:“你是下肢骨折,完全可以通过手术治愈的,你要有信心。”虽然不能帮助他解除痛苦,但是我拿起了身边的纸巾,帮他擦干了面庞及躯干上的汗水,之后到达医院后,患者家属表示了感谢,我想,这也是我们帮助救治患者的一部分,虽然微不足道的一句话,一个动作,都能让患者及家属感受到我们医务人员的温度,这何尝对我不是一个帮助。

最令人痛心的莫过于自杀的患者,喝农药,跳河,跳楼,自缢,他们有的是芳华少女,有的是年迈老人,在接到出车任务的同时我都会心里默念:希望他们没有自杀成功。没有人比我们更懂得生命的珍贵。短短四个月,接诊过年过90的老人,也接诊过仅仅出生28天的患儿,有喝酒闹事的轻微患者,也有心脏骤停的紧急病人,无论怎么样,我们都是接到任务,第一时间出发,反反复复,重复着上面的工作,也重复着上面的情绪。

现在,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岗位,已经形成默契的司机师傅,熟悉的120救护车,令人紧张的任务电话铃声,着急等待的患者家属,夜晚静谧的星空,骄阳似火的烈日,仿佛都像昨天刚发生的故事。最后一个工作日,我们接到任务,有一待产孕妇临产,需紧急送医。接到任务后,我既紧张,又焦虑,对于接生零经验的我又是一场考验,所幸患者没有在救护车上生产。我想,这就是120的工作,我们奔驰在嘉兴的大街小巷,带着焦虑和急切的心情,冲向未知的前方。但无论如何,我们始终做好准备,随时出发,因为,这里是使命开始的地方。